人溦言卿

【ALL橘/主农橘】覆水难收

迷鹿:


首先,我个人是喜欢谁就让他做受的。


所以本文all橘主农橘,不喜勿进。这章是农橘+一点点富贵橘,欢迎来试水。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一切现实没出现的设定都是私设(本文设定小橘为队长,与现实无关,有问题找我,讨论不要出圈。)


ooc可能会有,先道个歉,对不起。


最后,喜欢他就让他做受吧!这样才能被大家更好的疼爱啊。


以下正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覆水难收 01



林彦俊每次在舞台上都有种禁欲的气质。


陈立农看着刚彩排结束从台上下来的林彦俊,穿着领口很开的白色衬衫,锁骨清晰可见,脖子上戴着黑色choker,因为太热他扯了扯衬衫下摆,隐约漏出结实的腹肌和人鱼线。

陈立农笑了起来,朝他迎了过去。

他今天的样子让陈立农想到了当初决赛的舞台上,他也是戴着黑色choker,穿着黑色V领衬衫和白底花纹西服,出场时候是那么的惊艳耀眼,牢牢的吸住了他的目光,怎么都挪不开眼。

要是能一起出道就好了啊,那时候他想。

一起出道,那样就有更多相处的机会了,说不定还能继续当室友呢。当时的他只是觉得能和林彦俊继续维持这样的关系就满足了,那些可能因为自己年轻气盛而产生的奇怪心思,他不敢细想。


“彦俊,今天也表现超棒哦!”

但现在不一样了。

“必须。”林彦俊酷酷的向他比了个大拇指,拿起瓶水仰头就灌,喉结在汗湿的脖颈间上下滑动,像是要挣脱那黑色choker的束缚,却又无法逃离般,一下一下的挑拨着陈立农的神经。

陈立农收起来经典的“满脸褶”式傻笑,换成了曾被范丞丞评价为“有故事”的笑容,伸手握住了林彦俊的颈侧,把他拉向自己。

陈立农同学的手掌很大,众所周知。同时陈立农同学的个子也很高。

林彦俊猝不及防,被他拉到了怀里,手里的水也溅出来在陈立农衣服上。他空出的一只手扒着脖子上的巨爪,抬头不满的说:

“干嘛啦,差点呛到,水都溅到你身上了。”

之前酷酷的样子已经没了,像是在外浪够了的野猫回到了温暖的小窝,舒服的伸展着他修长矫健的身体。

陈立农低头埋在他的脖颈间深深吸了一口,然后又若有若无的吹着气,撩得林彦俊脖子痒痒的。他推着陈立农的脑袋,柔顺的头发摸起来软软的,瓜皮头让他看起来很乖,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朝夕相处他早就清楚这个看起来傻白甜的乖小孩其实是个白切黑。

整个团里的小屁孩其实都切开是黑的吧,一群跳马猴子真的没一个让人省心啊。作为大龄队长的林彦俊在心里叹气。

“搞什么,这里这么多工作人员呢,你起开点。”

“怕什么啦,没有人看到。他们还没练完,我们先去休息室吧。”

陈立农不由分说的拉着林彦俊就走,脚步略有些急切的直奔休息室。林彦俊心里有点想笑,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啊,这么憋不住,什么事情都写在脸上呢。


推开休息室的门,陈立农反手将林彦俊压在了门上,直接把门撞得关上了,林彦俊闷哼一声,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陈立农急切的堵住了唇。

林彦俊的唇很饱满,就像颗熟透的樱桃,浑圆红润,好像轻轻一咬就能溢出汁水般诱人。陈立农用舌尖一遍遍舔舐着,仔细的品尝着他每一寸的味道,然后轻咬着他的下唇,缓慢研磨,渴望用力啃咬品尝那红艳的果,却又怕破坏艺术品般隐忍得小心翼翼。他不能在他身上留下明显的痕迹,他们是要站在舞台上聚光灯下的艺人,他不能那么做。

细细的品尝了一番后,陈立农终于将舌尖探进了他的唇中,勾着他的舌缠绕在一起,先前的小心翼翼完全变成了大肆侵略,陈立农一手紧紧的箍住他的腰,一手按着他的后脑让他无处闪躲,热烈的吻让人透不过气,喘息声愈发急促,整个休息室的空气仿佛都被点燃。


突然一声轻响打破了一触即发的气氛。

陈立农愣了一下,放开了林彦俊的唇扭头看过去,但手依然没有松开。

竟然是看上去似乎已经围观了很久的justin。

进来的时候太着急,完全没有注意到休息室竟然还有人,按理说这个时间是不会有人在的。


justin有点郁闷,他本来是排练完暂时没他什么事,出了一身汗就想回休息室换件衣服,刚换完还没往外走,结果就撞到了这两位叮咣的闯进来就开始亲,他是完全被惊到忘了反应 ,一直被强行现场直播看到现在,才回过神来往后退了一步,结果就撞到了垃圾桶。

他真不是故意打断的,justin心想,不过他也没打算就这么让他们搞下去就是了。

本来陈立农和队长一个寝室就够幸福的了,每天都能偷摸的搞点啥也没人知道,近水楼台先得月不说,竟然还占用训练的公共时间跑来偷情!真的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是justin啊,不好意思不知道这里有人。”陈立农还是没有松开手的意思,“既然都看到了,那要不要……一起?”

“一起个大头鬼啊,都赶紧回去训练。”林彦俊用力推了陈立农好几把,才总算把他从自己身上推开,整了整翻起的衣服边,看了看他俩明显不想就这么走掉的复杂表情,忍不住勾唇笑了笑。

“那我先走了,拜拜咯各位。”

刚扶上门把手,就听到后面justin大喊,“队长等一下!”

林彦俊意料之中的站定回头看他。

“凭什么农农哥那么多福利啊,我不服,我也要。”

justin两步从后面蹦过来,一把抱住了林彦俊劲瘦的腰。在他露出的后颈上响亮的啵了一大口。

“队长戴choker真的很好看,超级适合你的。”

“我什么时候不好看?”

“我觉得你特别适合穿制服那类的看起来很正式衣服,你说你明明长了一张蹦迪脸,还真是神奇啊。”

“屁,我明明穿什么都很好看。”

justin还要说什么,却听陈立农在旁边抢了一句

“……不穿更好看。”

“……”


林彦俊和justin齐齐转头用复杂的目光盯着陈立农,虽然两人眼中表达的意思完全不同。陈立农同学依然笑眯眯的,没有一点反省的意思。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几个人赶紧收了修罗场整理表情,门很快被打开了。

范丞丞一开门就看到他们三个站在门口,也愣了一下,随后开口道:

“一会要整体彩排了,Abby让我来找你们,没想到你们都在这啊,干啥呢?”

“那边太热了,过来偷个懒。”林彦俊拍了拍他,头也不回的直接往外走,“赶紧去吧,一会Abby又该吼了。”

范丞丞瞅瞅林彦俊的背影,又瞅瞅还杵在屋里的两个人,突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他“噢~”了一声,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推着他俩往外走。

“你们俩……真是两个小坏蛋。”

“停停停,你快闭嘴吧,听你说话我都快起鸡皮疙瘩了。”justin边说边搓胳膊。

“我去,你好意思吗你,偷跑出来玩还不叫我,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bad,超级bad!”

“very very bad,very bad very bad~”

“陈立农你竟然还唱起来了!”

“哈哈哈哈哈……”


等三个人打打闹闹的走到彩排厅,正好看到众人正拉着林彦俊要求讲冷笑话,理由是天太热了需要降降温。

“有一个人,他一生都生活在黑暗中。知道他是谁吗?”

三个人赶紧凑了过去,听到这么一句,和众人一起纷纷摇头。

“是哆啦A梦。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他是在做梦?”朱正廷认真的思考着。

“不对哦。”

“那是为什么?”justin赶紧问。

“因为……”林彦俊伸出自己的拳头比了比,“他伸手不见五指。”

“………………”

“…………”

“……”


画面仿佛变成了jpg.一动不动,地上一个倒了的空瓶子不知被哪里的风吹着滴溜溜转了个圈,塑料与地面摩擦的声音清晰无比。

“……噗。”终于,尤长靖很给面子的笑了一声。

定格的画面才开始动起来,有人干咳了几声,有人挫着胳膊,可见这冷笑话的杀伤力的确很大。

“干嘛呢,笑!都给我笑!”林彦俊不满的吼了一嗓子。

“哈哈,哈哈。”蔡徐坤响应号召,干巴巴的笑了两声。

“……刀。”小鬼在旁边补了一句。

“噗哈哈哈哈哈哈……”结果林彦俊指着他笑了起来。

“队长的冷笑话的确很降温,我现在不仅不热了,甚至还有点冷。”王子异依然在搓胳膊。

“OK了,你们要降温的,目的达成,这回可以继续彩排了吧臭小孩们。”

“你才是臭小孩,我比你大呢好不好。”尤长靖扯着他胳膊拍他。

“好好好,尤大哥咱们彩排去吧,走起走起。”

“都上台站好站好,抓紧时间一次过,再磨蹭就让林彦俊再给你们讲冷笑话!”Addy在旁边大吼。

众人一听都迅速跳到台上去了,找到自己的位置站好,为明天的演出做最后一次彩排。

林彦俊在台上站定,望着队员们和这个舞台,心里满满的快要溢出来。

他忍不住笑出了两个酒窝。
 
虽然离刚出道的那天已经过去了很久,但每次站在舞台上,他依然觉得自己很幸福,有种恍惚的不敢置信的感觉,生怕这是一场瑰丽又真实的梦,第二天醒来又是在公司的小宿舍里,按时去公司报道,窝在排练室里,不让定外卖,被罚跑步,日复一日。


但这不是梦。

他真的,真的站在了舞台上,他真的,真的出道了。

尽管刚出道的那段时间过得很艰难,无数的质疑与非议铺天盖地的袭来,无数指责和谩骂追着他的脚步急于将他淹没。他也迷失过,害怕过,甚至想是不是自己不出现在这里会更好。

但是,他挺过来了。

因为他有那么多爱着他的粉丝们,支持他,相信他,陪伴他,让他看到了自己的价值,让他坚强的做自己,让他成长,让他走出泥潭,让他飞得更高。

他真的很感激,但他不知该如何感激,只能更加努力,以更加耀眼的舞台回报他们。

还有这些信任他的,爱他的队友。


真好啊。


只要还有一个人愿意看我的舞台,我就会用十倍的努力,百倍的努力去展现给他们。


我真的,很爱这个舞台啊。


 
___________

未完.